<span id="ltbbf"><nobr id="ltbbf"><progress id="ltbbf"></progress></nobr></span>
<address id="ltbbf"><listing id="ltbbf"></listing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ltbbf"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ltbbf">

<form id="ltbbf"></form>

<form id="ltbbf"></form>

    歡迎來到緊固件工業網
    您當前的位置> 首頁>緊固頭條> 工業聚焦

    日本零部件商的艱難時刻,電子零部件公司庫存嚴重積壓

    來源:汽車公社 2022-08-12 瀏覽:324
    靜岡縣,是日本汽車零部件公司最為集中的產業重鎮,靜岡經濟研究所曾做過一項統計,這里的汽車零部件供貨量已在2018年占據日本全境的一半以上,服務的客戶幾乎囊括了東瀛所有的汽車制造商。

    二戰后,靜岡縣的零部件產業蓬勃發展,沿岸城市濱松孕育了雅馬哈、本田和鈴木等知名公司。直到前幾年,靜岡政府意識到電動革命即將到來,他們成立了面向未來的汽車研究所,支持當地的制造商向電動車零部件轉型。

    汽車,新能源,汽車零部件,零部件產業,日本


    “我們需要喚醒大多數?!?/strong>

    研究所負責人望月英二曾在半年前的一次采訪里告訴彭博社,早在日本政府宣布碳中和時間線之前,他們已經意識到行業驟變其實裹挾著危機。已經有大型零部件公司提前布局,但對于當地的大多數中小型制造商,他們依舊還在沉睡。

    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卻很難。

    許多中小型供應商其實利潤微薄,一旦遇到外部的不確定因素,他們很難有足夠的資金實現轉型,或是應對風險。這和日系客戶一直以來的采購策略密不可分,日本強勢的汽車制造商們已習慣了向上游零部件供應商施壓,降低采購價格,并要求保證同樣的質量和產量。

    汽車,新能源,汽車零部件,零部件產業,日本

    管理咨詢公司Arthur D. Little預測,如果汽車行業全面轉向電動汽車,日本可能消失多達30萬個工作崗位,相當于目前所有汽車相關工作崗位的10%左右。

    根據東京商業與工業管理機構的數據,日本Tier 1的零部件供應商目前約有7500家,而Tier 2的供應商數量亦高達1.5萬家,整個行業的變革與裂變,下一步的裁員與人力縮減將逐漸傳導至零部件供應商身上。

    今年上半年以來,日本零部件公司開始前所未有的承壓,無論是長期服務于豐田、本田等汽車制造商的大型零部件公司,還是那些規模較小的Tier 2供應商們,都經歷了營收和成本方面的巨大壓力。這是日本零部件公司的艱難時刻,也是整個行業洗牌重塑的又一拐點。

    電子零件:庫存膨脹風險加劇

    《日本經濟新聞》近日對村田制作所、日本電產、TDK、日東電工等八家大型零部件公司進行了統計,2022年4-6月盤存資產已達到銷售額的3.1倍,整個日本的電子零部件公司庫存,已處于嚴重積壓的狀態。

    3.1倍的數值,并不是一個好的信號,這也是過去兩年來,期末盤存資產首次超過因新冠疫情而需求驟減的2020年4-6月(2.9個月)。除了中國上海等地因奧密克戎病毒而封鎖,智能手機出貨放緩和汽車生產受限也遭遇了逆風。

    汽車,新能源,汽車零部件,零部件產業,日本

    目前,村田制作所已降低了開工率,如果最終需求繼續放緩,這些公司或將面臨深度的生產調整。

    這8家零部件制造商的4-6月財報也在近日陸續出爐,累計銷售額僅比1~3月增長2%,相比之下,盤點資產卻環比增加了17%,2.7萬億日元(折合人民幣1366億元)。

    庫存積壓的一大因素,是上海等地因奧密克戎病毒而城市封鎖,鎖定鎖定。生產電子元器件和車載信息設備的日本制造商阿爾卑斯阿爾派 (ALPSALPINE),其董事小平哲也就汽車零部件供應分析說,封控和半導體短缺導致新車產量減少,剔除匯率影響,公司也出現了實質性虧損。

    汽車,新能源,汽車零部件,零部件產業,日本


    一邊,是供應鏈層面的短缺還在加劇,俄烏沖突,新冠疫情和原材料價格上漲是主要因素;另一邊,是經濟下行,需求層面長期不振,減速幅度較大的主要是智能手機、電腦PC等產品。


    美國調查公司IDC做了估算,全球智能手機4-6月的出貨量較去年同期下滑了8.7%,美國調查公司IDC的預估顯示,智能手機全球出貨量在4-6月當季較上年同期下降8.7%,PC下滑的幅度則高達15.3%。

    正常情況下,7~9月是日本零部件廠商開足馬力,為年末商戰全力以赴的關鍵時期,但是在經濟下行的大環境下,今年的零部件生產已明顯放緩。

    下半年的市場需求,將直接影響零部件制造商的生存,圍繞未來幾個月的供需,大家最為關注的是今年秋天上市的蘋果新款手機,和有望提振的新車消費。如若下半年有新一波生產浪潮,對于零部件供應商們也是久旱逢甘霖。

    如果橫向對比,蘋果旗下智能手機的出貨量要比其它品牌更為穩健,香港調查公司Counterpoint統計,蘋果手機4-6月的出貨量僅較上年同期減少5%。不過,在單價持續上漲的背景下,下半年上市的新產品能否復制往日的成功,目前還很難下判斷。

    汽車,新能源,汽車零部件,零部件產業,日本


    另一方面,雖然汽車的生產仍然受到制約、豐田等制造商的產能削減仍在繼續,但全球新車市場已慢慢復蘇。汽車電子產品供應商TDK反饋,其訂單最近已開始慢慢增加。


    最近幾年,電子零部件行業致力于產品結構重塑,對家電、PC、智能手機和汽車領域的供貨進行了靈活調整,在PC和智能手機業務增速放緩的大環境下,越來越多的供應商將目標轉向電動車等新業務領域。

    汽車部件:電裝與愛信精機領跌

    近日,豐田最大的零部件供應商電裝發布了2022財年第一財季(4-6月)的業績結算,利潤下滑高達41%。

    由于半導體芯片不足和新冠肺炎的持續影響,再加上原材料價格上漲和物流費用居高不下,豐田等主要客戶的產量將有減少。在此基礎上,電裝預測2022財年(2022年4月-2023年3月)的凈利潤有望實現3780億日元,下調了560億日元,同比增長43%。

    電裝董事松井靖透露,因為芯片短缺和上海疫情封鎖導致零部件供應困難,他們的汽車客戶都將在今年遭遇不同程度的減產難題。電裝此前預計,訂單量將每月減少約5%,但是反饋到4-6月的實際產量,卻下滑了22%左右。

    汽車,新能源,汽車零部件,零部件產業,日本

    供應鏈端的壓力或將在下半年有所緩解,但是從4-6月的業務表現看,7-9月的訂單量還將以10%左右的幅度下滑。東海理化的西田裕董事回顧說,客戶訂單較原計劃減少了20%左右,特別是豐田,4-6月的全球產量為212萬輛,較去年同期減少6%。

    當然,利潤維度的下跌還和物流、原材料成本上漲有關,電裝上一財季實現累計銷售額1.41萬億日元,同比增加了4.3%,創下歷史新高。但是,因為日元貶值,以及原材料價格與物流成本上漲,4-6月的營業利潤下降40%,為636億日元。

    也是在最近,豐田旗下的多家零部件供應商陸續發布了上一季度的最新財報,除了豐田通商,其余公司的季度虧損都比去年同期更嚴峻。愛信精機、豐田紡織、豐田合成以及豐田自動織機在內的多家公司都在4-6月利潤下滑。

    汽車,新能源,汽車零部件,零部件產業,日本

    豐田紡織的董事巖森俊一坦言,公司現階段為維持就業和應對客戶減產非??鄲?。一旦汽車制造商突然減少新車生產,作為供應商的他們也將被迫調整生產,很多員工被閑置,加之物流效率也在惡化,庫存風險也在增加。

    “烏克蘭局勢也帶來不確定性,日元還將繼續貶值,物流成本也將持續上漲?!睈壑其摳鄙玳L中村元志認為,第二季度對于零部件供應商十分艱難,但下半年整個行業還將繼續承壓。

    主要生產汽車發動機等零部件的愛三工業,其董事加藤茂和告訴雅虎財經,剛過去的4-6月,樹脂和鋁等原材料價格上漲,直接給公司帶來10億日元的營業虧損。

    讓他們感到焦慮的是,原材料等因素或將給2022財年帶來30億日元的成本虧損壓力,負面影響遠大于此前的預期。

    汽車,新能源,汽車零部件,零部件產業,日本

    的確,日系零部件公司的日子,最近越來越難過了。因為半導體供應和物流方面的困難,包括豐田、日產在內的日系汽車制造商都在生產端遭遇了新的挑戰,直接影響到上游主要供應商的訂單和業務體量。

    幾乎大部分日系車企都在支撐著脆弱的供應鏈系統,特別是俄烏戰爭和上海因奧密克戎病毒而封鎖,讓制造商的新車生產雪上加霜。

    當“層層施壓”不再奏效

    過去幾十年以來,日本強勢的汽車制造商們一直有著應對通貨緊縮的慣用手段,向上游零部件供應商施壓,降低采購價格,并要求保證同樣的質量和產量。

    實際上,在朝著電氣化、自動駕駛轉型的關鍵階段,那些與 “新四化” 業務關聯不大的部門,也將被汽車制造商們慢慢轉包出去,就拿豐田來說,他們此前已把半導體和內燃機板塊轉移到了電裝。

    正以為此,輕裝上陣的豐田們,可以將開發成本毫無顧慮地投入到創造價值和利潤的核心領域,而那些打著 “廢除重復業務” 旗號的供應鏈變革,其本質正是將盈利的焦慮轉移到金字塔下游的零部件供應商們,層層施壓,直到 “被榨干” 的極限。

    汽車,新能源,汽車零部件,零部件產業,日本

    在現階段全球通貨膨脹的沖擊下,豐田、日產和其他制造商會否再次打開熟悉的劇本,轉嫁成本,讓零部件供應商們承擔原材料價格飆升的更多壓力?

    有意思的是,豐田于7月底對外宣布了一個決定,即2022財年下半年(2022年10月至2023年3月)暫停對供應商的降價要求。

    豐田最近一次要求零部件供應商下調供應價格,是在今年6月,目的是應對生產端因配件不足導致的新車減產。

    按照往幾年的慣例,豐田每年都會兩次與供應商磋商下調采購價格,通常是在4月與10月。但是自2020年以來,因為新冠肺炎等不利因素的影響,豐田生產成本逐年遞增,只能打破往日的慣例,反復下調零部件采購的價格。

    按照慣例,豐田將在下半年再次下調價格,但考慮到鐵和鋁等原材料成本的價格上漲,且半導體和其它關鍵零部件短缺影響了新車生產,但豐田還是放棄了再次轉移成本壓力的機會——

    因為零部件公司的成本壓力已到了極限。

    與零部件制造商共同控制成本,這是豐田一直以來的習慣,但近幾年承壓于利潤,該公司不得不頻頻向供應商施壓,將采購價格“壓榨”到最低。

    往年,零部件采購價格的年降價率大概在1%左右,但長期以往,勢必有觸底反彈、讓供應商無法承壓的那一天。所以在最近幾年,豐田每年將劃撥部分營收,用以支持合作模式成熟、但是在采購價方面較為弱勢的供應商伙伴,共同克服新冠疫情等帶來的盈利難題。

    彭博社曾在半年前采訪了靜岡縣的多家零部件中小企業,調研下來,彼時的很多公司高管并沒有很強的危機感。

    在很多零部件企業決策者看來,傳統燃油車并不會立即消失,從燃油時代向電動時代的過渡也需要很長時間。這些中小企業更注重當下,因為很多業務短期內利潤更高,布局長遠,反而有風險,且很難獲得利益回報。

    “我們只需要聚焦眼下的業務?!?/strong>

    這是大部分制造商向彭博社反饋的信息。只是,時代的變化,遠比他們預計的迅速,經歷了今年上半年的艱難時刻,特別是4-6月供應鏈和采購的特殊時期,想必很多零部件管理者已經改變了此前的想法。
    編輯:緊固件工業網
    相關評論
   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緊固件工業網立場。
    加載更多